微博关注

微信关注

 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道锐思视角 > 视角
人力资源与风险决策

发布时间:2016-08-26    点击数:1764

一、何谓风险决策
  风险决策并非指风险管理,风险决策所涵盖的范围要更加广泛。
  要理解风险决策,首先要了解“风险”的含义。通常谈到风险,人们的第一反应是有危险的事情,更有甚者,有些人直接将风险管理理解为安全管理。但风险其实是一个非常广义的概念,任何不确定的事物都可以认为是“有”风险,这里需要注意的是,风险不是不确定的事物本身,而是其所包含的一项基本特征,因此前文中加了一个“有”字,以示区分。那么,什么是不确定的事物?是指事物的发展具有多个可能的结果,究竟会产生哪个结果是不确定的;也可以理解为事物的发展有收益、损失两种结果,但收益或损失的程度是不确定的(其实不同的程度,用前一种理解就是不同的结果)。因此风险决策就是对不确定事物的决策。
  俗话说,没有任何事情是百分之百确定的。如果这句话是正确的,那么,风险将会是所有事物的本质特征,而所有的决策都是风险决策。换句话说,百分之百确定的事情,就不需要你来决策。
  话虽如此,但管理上还是用风险决策特指那些有明显经济收益不确定性的决策。

  二、风险决策的心理因素
  事物发展的不同结果,如果用概率学来描述,通常认为其包含两部分,一是收益/损失的程度,二是发生这个结果的概率。经济学家认为,一个理性的决策者应该同时考虑这两部分,而将所有可能 的结果的这两部分的乘积相加,就是某项决策的“期望”,所以期望是一个同时考虑收益/损失程度与概率的参数。
  但是面对现实问题,多数人不会计算期望,而是基于主观感觉进行判断,这就造成了人们有时候更关注概率,有时候更关注结果。下面以几个生活中常见的现象加以阐释。

  1、确定效应与反射效应——夜长梦多与侥幸心理
  确定效应是指,人们面对收益预期,在确定的收益和“赌一把”之间,往往会选择确定的收益,哪怕“赌一把”的期望收益比前者高得多。反射效应与确定效应刚好相反,当人们面对损失预期时,在确定的损失和“赌一把”之间,多数人会选择后者。
  确定效应说明,人们在肯定会获利的情况下——哪怕仅仅是主观判断——会过多地关注概率,而忽视获利的数额,从而使做出的决策违背期望效用。很多人有过这样的体验:当一件需要较长时间过程的好事正在进行中,随着时间的推移,所能获取的利益越来越多,但是人们的担心也随之增加 。所谓夜长梦多,万一不小心整件事情都黄了,那么之前的利益也都是幻影,越早拿到手,越早安心。所以当对风险的担心超出人们的承受能力的时候,人们会选择见好就收。举个最简单的例子:大家在看“开心辞典”、“非常了得”之类的节目时,可以假想自己是答题者,当你通过第一关时,将面临两个选择,拿取奖励走人,或者继续答题,但是要冒答错后两手空空的风险。这个时候你的担心定会随之增加,不过还能承受,但是第二关、第三关时呢?看过“非常了得”的读者应该知道,有信心闯第三关的人已经非常少了。这仅仅是游戏,面对现实的得失,人们的顾虑会成倍增加。例如理财,在 储蓄、债券、基金、股票中,人们更倾向于储蓄,储蓄总额与股市总市值的对比说明了这一点。
  那么我们可以从确定效应得出人们厌恶风险的结论吗?反射效应给了我们否定的答案。人们在肯定会损失的情况下——同样可能是主观判断——过度在意损失大小,往往导致对于风险的误判。我们可以假想这样一种情况:一个失败的投资让你损失100万元,这时如果做出一项措施,并多投入50万元,有30%的概率可以避免损失,但是如果失败将会多损失追加的50万元,你会如何做?一个具有严格的风险控制体系的企业,是绝对不会选择后者的,但是作为个人,却往往抱有侥幸心理,在一个类似的实验中,多数人选择了冒险。开车的朋友应该知道,中国司机有很多惯例性的违章行为,比如闯红灯、逆行等,只要不被抓就无所谓。 笔者本人所在小区外面的马路,有一个巨大的环岛,要回家必须绕270度的大圈,因此大多数人选择逆行90度,很少有人去绕那270度。 笔者一开始也是想都没想,就跟着大家一起逆行,但是后来有一天突然醒悟:逆行顶多少走200米,省下半分钟,却要为此冒多大的风险 ?!万一出点什么事故,绝对得不偿失。

  2、迷恋小概率事件——为什么赌徒总是赔钱
  确定效应和反射效应的风险偏好的改变,是由多种心理因素造成的,其中有对于收益和损失的不同态度,以及对于概率的敏感度的变化。因此当面临的情况为小概率事件的时候,心理学家观测到了不同的结果:面对小概率的收益,人们变得喜好风险;而面对小概率的损失,人们变得厌恶风险。
  赌徒的口袋总是越来越空,为什么他们还要继续赌博?赌徒的心理我们无法理解,但是彩票很多人都买过,人人都知道中奖的概率非常小,99.99%的彩民会赔钱,但是人们还是会继续买,因为焉知自己不是那0.01%呢?
  对于损失刚好相反,中国人相信破财免灾,虽然实际发生灾难的可能性非常小,但是人们还是会过分的担心,保险正是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心理 。在发达国家,几乎人人都会购买多份保险,以确定的损失(保费)来避免小概率的大额损失,这说明破财免灾的心理是全人类共有的。
  无论是大概率还是小概率,造成人们风险偏好变化的根本原因,说到底还是对于损失的厌恶。如果有人给你一个机会,有可能让你大富大贵,却要你先投入所有的家当,你会愿意冒险一试吗?多数人宁可保持现状,也不愿意冒着成为穷光蛋的风险,去追求富贵,这是因为对于穷光蛋的恐惧感远远超过了富贵的吸引力,这也是明知道巨富总是那些辍学者,但人们还是拼了命考大学的原因。
  这也引出了风险决策中的另外一个效应——

  3、损失规避
  人们对于损失的敏感性大于对于收益的敏感性。换句话说,人具有得失不对称性,同样的损失和收益,损失对于人们的触动更大。
  不同于之前的效应,损失规避已经在猿类身上得到相同的观测结果,可以说损失规避是一种本能,人人都无法免俗,除非有意 地控制。
  损失规避在生活中非常常见,比如你有一件物品,有人拿一模一样的另外一件跟你换,你是否愿意?成语“敝帚自珍”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有人做过这样一个实验,他们问一群大学生是否愿意花4元购买一个杯子,结果多数人表示不愿意。而当他们每人都免费得到一个杯子后,被问到是否愿意以6元的价格卖掉的时候,愿意卖出的人也很少。这个现象被行为经济学称为“禀赋效应”,禀赋效应是源自于损失规避的衍生效应。商家常常利用禀赋效应,承诺免费退换货以吸引消费者购买,但是除非确有质量问题,很少有人会履行这项权利。
  固执的人通常是损失规避心理比较严重的人,由于损失规避而对自己的观念、行为进行保护,避免被他者替代。想要说服固执者,在谈话中不可使用“失去”、“放弃”等字眼,以免其产生抗拒。

  三、绩效抗拒
  绩效抗拒,指虽然绩效激励的奖与罚是对等的,还是会引起大多数员工的反感。而且常令绩效推行者不解的是,平常的绩优员工也会有不同程度的抗拒。
  绩效抗拒显然是由损失规避引起的。由于对奖与罚的感受的不对等,在奖罚对等的绩效体系中,对惩罚的厌恶要远远大于奖励所获得的快感,即使是绩优员工,只要奖励相对于惩罚没有绝对的概率优势,都会产生抗拒。
  绩效推行者在遇到绩效抗拒时,一般会勉励自己,认为员工的不支持是由于不理解,因此苦口婆心,不断讲解,但是收效甚微。行为经济学坚持认为不存在完全理性的人,因此任何寄希望于他人的理性来解决问题的想法,都是天真的。而且,即使所有人都理解,也只有绩优员工会支持,想要获得大多数员工的同意根本不可能。
  因此,奖罚对等的绩效体系存在根本性的缺陷,而绩效激励也完全没有必要奖罚对等,管理者需要控制的是实发总额而不是基数。所以绩效体系设计及管理中,只要采取以下两点措施(二选一),既可有效避免损失规避产生的绩效抗拒:
  一、可以采用较低基数,奖大于罚的激励方式。这个方案不能操之过急,员工都很聪明,会计算拿到手的总额。因此方案应该在薪酬调整之时进行,奖金的上调应该体现在绩效表现获得的系数之上,而奖金基数(某些企业是基数与岗位系数的乘积)则保持不变,经过2-3个调薪周期可达到理想效果。
  二、在员工的知悉范围内,取消奖金基数的概念。这个方案要求本来就没有奖金基数的概念,适用于绩效体系初建的企业。因为奖金基数往往被员工认为是应得的薪酬,取消这个概念则所有奖金都是奖励。
  需要注意的是,以上措施只是针对绩效抗拒的解决方法,并不能消除奖金少的员工的不满。员工不仅会与他人对比,也会与自身对比,由此产生的不满仅作用于本绩效周期,并不一定会导致员工对绩效管理整体的抗拒,除非该员工的绩效一直不佳。